MENU

那个书院

2017 年 12 月 01 日 • 阅读: 73 • 阅读设置

  11月终于过去了,豫章书院的事情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回想到11月5日那天去豫章书院的时候,感觉好像就像上一个星期去过一样,那里压抑的气氛令人害怕。


  我本以为豫章书院不是非常的偏僻,可是我想错了。从地铁口出来,骑了一辆单车,我和朋友跟着导航寻找起了豫章书院。一路上我骑着单车感觉像穿越一样,充分体现了这个城市的发展不平衡,一边高楼大厦遍地起,一边尘土飞扬空气差。说实话,我觉得就像从21世纪回到了上个世纪一样。一路寻去,既有十几层高的购物广场,也有楼上睡觉,楼下开着修车店的平房,还有点缀在其中零零星星的田地,农民们在那忙碌着。


  在那个村子里左转右转终于找到了豫章书院,那天是11月5日,去之前我不知道那天新京报早上也去采访了这座学校,没有见到新京报直播中提到的横幅和咄咄逼人的家长,只看见门口停了很多车,都是来接孩子回家的家长,孩子们从那个恶魔般的门里走出来,然后被家长们带回家。我在校园门口逗留了几分钟,看到了一些事,听到了一些话,感觉有点寒心,觉得这些孩子就算是回到了正常的学校了,也是很难在融入集体。


  一个孩子抱着他的东西从学校里走出来,等这孩子把东西放到他父亲的车里后,他父亲问:“你走的时候给老师说再见了吗?”那个看起来和我一样大的孩子轻声细语断断续续的说:“我说了。”这个孩子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几岁的小孩,天真无邪。然后他的父亲加重语气问道:“真的吗?”孩子还是用那种语气回到:“真的说了,我从宿舍抱着东西下楼的时候,遇见了张老师,我给他说‘再见’,然后我就出来了。”听到这孩子非常详细的描述了说再见的过程后,他父亲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回头问另外一个家长:“你孩子来着多久了?”,“我家女儿才来了不到半年,你呢?”这位家长带着失望的语气回答到。第一位家长也非常不满的说:“我们到这已经好久了,唉。”


  一个“唉”字道出了多少东西,我不得而知,但是他们希望继续豫章书院开下去的想法还是有的。


  在校门口待了一段时间后,学校里出来了一个人问我们:“你们是干啥的?这里不允许逗留,赶紧走。”于是我们就顺着另外一条路回去了。

首发于公众号

最后编辑于: 2020 年 11 月 15 日
返回文章列表 文章二维码 打赏
本页链接的二维码
打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