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见识冰块的遥远下午

2021 年 07 月 13 日 • 阅读: 38 • 阅读设置

上周在某个博客中看到了《杀鹌鹑的少女》中的一句话:“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做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我看到这句话的瞬间就想到了去年的疫情,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如SARS的疫情却深刻影响了人类的历史进程,这让我想起了因为黑死病不得不停战的英法百年战争。不知道未来的史学家会不会将新冠疫情与两次世界大战相提并论。

之前看《百年孤独》开篇第一句话:“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 ,奥雷利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上校肯定也以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下午,却没想到这一下午却引出了26万字的恢宏巨著。

我打算从事信息安全工作是什么时候有的呢?大概是在高中某位老师讲到了西工大的电子对抗,也有可能是化学老师随口一提的成电,但是让我下定决心去读信息安全专业却是高四宿舍的一次卧谈会,后来我如愿以偿的进入了某校的信安专业。本以为是个普通吹牛逼的卧谈会,却决定了我一生。

今早刚坐到电脑前,邮箱提示我有一封新邮件,打开才发现是入职周年快乐的邮件,颇有意外。前些天晚上我在琢磨《杀鹌鹑的少女》中的这段话,想到了我入职公司的那时候也是相当平淡的一天,我那时已经打算去深圳找工作了,没想到通过了现在这家公司的面试留在了西安。一个炎炎夏日的晌午,我只是用“收到offer”就为我的学生生涯画上了一个平淡无奇的句号。

我在毕业离开南昌的时候写了一篇《再见,南昌》,里面写到:“林青霞离开了重庆大厦,而我却走进了一座更大的重庆大厦 —— 社会”,今天是我进入“重庆大厦”整整一年的时间,可能也是我“见识冰块的遥远下午”新的开始。

返回文章列表 文章二维码 打赏
本页链接的二维码
打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