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失眠日记

2021 年 03 月 06 日 • 阅读: 145 • 阅读设置

现在是凌晨零点47,躺在床上毫无睡意。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中的名句:“我想:人到生命的某一时刻,他认识的人当中死去的会多过活着的。这时,你会拒绝接受其他面孔和其他表情,你遇见的每张新面孔都会印着旧模子的痕迹,是你为他们各自佩戴了相应的面具。”

《看不见的城市》这本书我记得大概是第二次高考结束买的,记不太清是谁向我推荐了这本书,也记不太清书中讲了什么,但是这本书的这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知道什么我开始拒绝认识新的朋友、拒绝做一件没做过的事情,甚至拒绝听新的音乐,正如我现在听的是《California Dreamin'》,这首歌陪伴我很多年了,陪我度过了许多静谧的夜晚和喧闹的街头。

有人形容王家卫的电影给人那种像坐在小酒馆微醺独酌的感觉,不需要他人参与,只需要在他的电影里就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卡尔维诺的这句话也给了我这种感觉。

大概初中的时候看过一篇文章讲记忆力,文中说到记性太好的人会把痛苦的经历翻来覆去的回忆。我那时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可能受到这篇文章暗示,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会反复回想曾经犯下的错,一遍又一遍的回忆,我慢慢明白了那篇文章,这何止是一种痛苦,简直是一种折磨,让人抓狂。

所以663不应该把厨师沙拉换成炸鱼薯条,不是吗?

返回文章列表 文章二维码 打赏
本页链接的二维码
打赏二维码